在“我”的领导下,善恶皆是恶;在佛的领导下,善恶皆成佛。
  譬如敌军士兵自分美丑,于我皆为敌;我军士兵虽存勇怯,然皆为我。